· 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 ·网站地图 ·会员中心 ·取回密码·     
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安岳中学 >> 学生之窗 >> 校园生活 >> 正文 今天是:
父亲的信
作者:郑荣娜    文章来源:安岳中学    点击数:2406    更新时间:2006-12-14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自打家里装了电话,写信就成为历史。我整理书橱时,突然间翻到了一叠信,是我上大学时父亲写给的。毕业近十年了,许多朋友的信已丢失,惟有爸的信一封不落的保留。不是因为信的内容,而是因为它的雷同与吝啬。

在那时,总希望得到父亲的只言片语慰籍心灵。而这种愿望总是在我开口向家里写信要钱时才能得到。父亲会在那汇款单的短笺上给我写几个字:家里一切平安,勿念。接钱来信。每每遇到这几个字,真让我恨不得撕了那单子。却又把那便笺细心裁剪,细心收藏,以至于积累了多张。偶尔,他也会给我寄来一封所谓的信-----我甚至怀疑那是封信-----里面仅有缺棱少角的、不知从哪个年代破本子上撕下来的半片废纸。而这半片废纸竟然能在父亲饱满、刚健的字迹下生辉,有时让我连看几遍(不足百字)。只是报一切平安。有次为我拿信的同学竟问我:你那里面是不是家人粗心忘装信了?搞得我好不狼狈,只能解嘲说:老父一言胜千金,写多了超重。心里却难免想着回家要与父亲算帐,竟不给我一点面子。而每次回家,看到父亲那欢颜朗笑,我便怒消云散,与父亲又开始了关于文学、语言、天文、地理的大辩论,关于生活的新看法。母亲也总是告诉我,父亲每天在念叨着我的归来,一日日盼。

有次病中,他竟玩笑地说:“我怕再也看不到我那女儿了。”我听了又气又笑,泪也盈了一眶,未等溢出,父亲赶忙打断:“咋回事?我还不想你呢,你倒先回来了?”

父亲与我了无隔膜,他了解我的一切,关心我甚于他自己,却总也不肯写长信给我。我虽在外漂泊多年,却常常梦见父亲。一次梦见父亲生病,痛哭流涕,惊扰同事。想着可笑,20多岁的人了,竟还如此,却又极担心家里有事,担心父亲,早上起来,火速发信给家里。记得我那封信写得情文并茂,把梦中所有及心情一并托出,直待父亲信至,报了平安,才放下心来。总也不了解父亲何以总不愿在信中透露真情,细细品味,才觉用心良苦。他若总言挂念,我岂不更惦记家里?或许我该再给疼爱我的父亲写封信。


文章录入:qixixq    责任编辑:qixixq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