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 ·网站地图 ·会员中心 ·取回密码·     
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安岳中学 >> 学生之窗 >> 学生作品 >> 正文 今天是:
遥远的宁静
作者:田雪娇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693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1-7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遥远的宁静

200821  田雪娇

 

我要回家了,回家一切就会好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 

   

不知还记不记得那条回家的老路。只是双脚踏上乡土的那瞬间,一直压抑着那份沉沉的哀痛终被化作一股热泪,无声淌出来了。路的那一头,就是我所牵挂的归宿。但路太长,我告诉自己要快,一刻不停。

于是意念里一切已静止,只感觉到自己逐渐沉重的呼吸。我干脆奔跑起来。那种想立刻到家的欲望却化作一阵撕心裂肺的悔恨,每一次跑的震动都必须承受莫大的苦痛。汗水打湿了衣衫,我脱下外套,胡乱塞进书包。我不愿停下,哪怕是望一眼惊飞的鸟或是幽旷的蓝天……

前面就是那座最陡的山了,翻过它,沿着那条悠长的山路,我将到家。但书包猛地滑落那刻,一直靠家的诱惑支撑的身体忽然间松弛掉了!我终于放声大哭起来,泪水沿着脸颊滴到一株草上,发出了回声。可是剩下的那段路,我必须走下去,不停地走下去才能到家呀!

我毅然拾起书包,抽出外套穿了,小心地捧着自己悔恨的心一步步攀上山头。双眼立刻清晰起来,看到了那些新踩的大大小小的脚印,那些新翻的小块土地,那些似乎高大得再也不能长高的老皂角树,还有这个永不干涸的小潭。此刻,分明是那么生机盎然。看到了那组需仰望的岩石,岩石上倒挂的绿色苔藓,岩石下安放的已被严重风蚀的泥菩萨,旁边葱郁的竹林,还有那些长在坟墓上的茅草,随风摆弄,籁籁的分明是一声声孤寂凄惨的哭诉。这时山脚下传来几声隐约约的锣鼓声,那是在给死去的人送葬。

我的心猛的一阵抽搐,含住直往外涌的泪水,拼命地向山下奔去,奔向我梦中无数次回过的家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看到了那个拐弯处,过了它,就能看到锣鼓声的源地了。好容易扼制住撞动的心,吸一口长气,大义凛然地抬起头——看到了,那门前高高扬起的白帆布,上面画着许多妖魔鬼怪;看到了,那些包在头上的白布帽;看到了,挂地墙上的五彩缤纷的“人间地狱图”……

    

远远望见灵柩就安放在那里,还在孤独吗,安静躺在里面的你?

我凝视你轻轻合闭的那双老眼,感觉陌生而又熟悉。

噩耗捎来的那刻——当我意识到再也听不到,见不到,感觉不到你时,我已用悲痛欲绝的心原谅了曾经以为永不可原谅的你的一切——你曾经对我的冷落,你曾经对我的为难,你曾经对我的蔑视,你曾经在我心灵上划过的伤痕,取代这此的是你递过硕大柑橘时的微笑,两颗牙露在唇外;你往碗里夹菜,眼里那种执意;你临行前对我简单却深情的叮嘱。一切留在记忆的都在展示你对我的爱。我顿悟: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,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,我却不知道你爱我。

山道上的一路欢歌,那是你在为我摘野黄菊;夏日蚊帐里小棕扇摇呀摇,那是你在给我散热驱蚊;铁锅里噗嗤的油炸声,是你在为我烙我最爱的麦面饼。可是,这些又都是那么遥远的距离。

你生病了,整日躺在床上,有时整日说胡话,呻吟。我厌烦了,不再经过你的床前。上次放假,明知你已病重却抛不开那些课本,没去见你最后一面。

你在的那些日子,我们相处得很近,但对你和我来说,又是隔得那么远。不知你是否盼望过一声问候,不知道你是否在期待我递过热气腾腾的毛巾,喂给你清清淡淡的饭食,不知道你是否感到过一个人的孤独。然而,你那份隐藏在内心的爱,是否也曾经后悔过?

我透过冰凉的冰棺玻璃看你的脸,那么安详,那么宁静。我跑在你的遗像前,感觉你在朝我笑,笑得那样亲近,那样幸福。借着烛光,我与你告别。你知道吗?我其实真的很爱你。

   

蒙蒙清晨,我随众人送你出门,你不要再留念这个世界,留念这个家。你走吧,安心地走,不要带着丝毫的遗憾。

最远的距离既然不是生与死,既然我已明白你爱我,既然我们彼此释然,你一定不会再孤独了!你的爱,我把它留在心里,我的爱,你也一定要接受。

我闭上眼,合十双手,他们在为你造一座墓。那份悔与恨跟着远远地离开了,无意之中触动了那湾用爱围住的宁静。

文章录入:qixixq    责任编辑:qixixq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